Thursday, February 26, 2009

我是李永业医生的忠实读者

每个星期四,南洋商报李永业医生的专栏,是我从不错过的文章。而且把他的作品介绍给小黑,菲尔和鱼简。由于大家没住一起,因此通过电话或者电邮一再的提醒,结果菲尔说,他是你的偶象吗?总是念念不忘。她的念的意思是我一直念一直念。她说已经知道了还不停地“叨叨”不绝,表示我这位老妈妈已经完全进入老年的状态。

他们三个家中的重要人物,工作忙碌,我是坐在家里最闲空的人,每天一有时间就到处找好文章让全家人一起来分享,其实是在找全家人的共同话题。

在文章里,李永业医生写出他的生活,他的病人,他的理想。听起来似乎也只是个人的琐事,但他笔下的文字却透露了他的温柔敦厚和满怀的爱心,不只是对家人的爱,他把病人的事当自己的事,病人的痛苦当自己的痛苦,这份大爱胸怀是我追他文章的其中一个主要原因。另一个原因是他的文字魅力。简直无法想象才16岁就已经离开大马到北爱尔兰去受教育的他,华文水平居然不输给许多大马著名作家。简净而有力的文字,内涵细微的观察,又有深切的同情和关怀,因为实在是超于一般人的水平,有时候阅读着的我,甚至怀疑他是先写英文,再翻译成华文才作发表。哈哈。要不然,就是他的思维方式和一般受华文教育的华人确实不太一样。

通过一个人的文章,可以了解一个人的思想和性格。作为医生,他很杰出,处在充满只为赚钱不为病人着想的医生的今日社会,他是一个异类。

现年39岁。 毕业于吉兰丹中华国民型小学和中学。 考获英国剑桥大学医学士和硕士、英国皇家外科医学院泌尿外科院士、英国爱丁堡皇家外科医学院泌尿外科学士、欧洲外科医院学沁尿科院士。 去年4 月,他结束了21年旅居外国的生活,带着妻子与一对儿女回流大马。

这份履历固然令人肃然起敬,但一个有医德又具有慈悲心的医生才值得叫人尊重爱载。

英国的文化艺术氛围和生活素质,以及居住的文明环境是当时鱼简在伦敦求学时最难忘的,我不过在那儿小住几天,已经非常赞叹。旅居21年的李永业医生最后竟选择回来大马,是我国人民的福气。

但是,请大家不要忘记他背后的两个重要人物,第一个是妈妈,他说过“妈妈是中国人,60年代从中国到大马。”妈妈提醒他“不能忘本,要学好华文,说标准的华语。”他在外国写信回家,妈妈坚持要他用华文,离家日久,他的华文水平日渐低落,还参杂英文词句,坚持中华文化的妈妈“在我的信上批改,然后再寄回给我”。这个影响非常深远,相信是他愿意回来的主因。另一个我们要感谢的是李永业的太太,
如果没有太太庄珊珊的大力支持,今天我们便不会有这样的机会,认识一个慈悲为怀的好医生。



4 comments:

not only blue said...

關於李永業醫生對華文的尊重與執著的精神是無可否認的。但是,畢竟他也是個凡人,如果只是通過他的文思來衡量他的真正性格,其實並不是完全與完整的認識。我想說的是,每個人在性格與思想上都會有某部份是有缺點的,據我所知道與“體驗“到也許就剛好是他不太完美的那一面,(我指的是無關於他的專業領域),請別誤會!我不是在進行惡意批評,我只是單純的說出,曾經在工作上接觸到他的行為作風而有感而發,說真的,也許對他而言,我只是一個小角色,可是他對於我的專業上的不尊重,讓我的感覺蠻受傷的。

ringo said...

让我觉得钦佩的是因为他愿意回流马来西亚,在大家都说着要离开的时候。他愿意放下高薪,对我来说,其另一种意义更是难能可贵。

duola said...

是。你和我有同样的看法。

QQ said...

通过一个人的文章,可以了解一个人的思想和性格????
一些人却想一套,写一套,做一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