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23, 2009

压力原来是动力

20071214日至17日受邀到印尼华文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奖颁奖典礼演讲,同月份的20日至24日受邀到棉兰茶艺馆主办个人水墨画展和演讲。

到了印尼,才听说,原来新加坡诗人寒川是印华文学的大恩人。

1966年到1998年,苏哈多政府严禁华文,将毒品和华文书并列,不准带进印尼海关。整整34年,印尼华人没有机会看到华文书籍,更不用说学习和阅读。所有的华文学校被关闭,就连华人方言也不准在公众场合使用,凡在私底下偷偷学习华文的人,如果被人告发或者现场捉到,即刻被监禁。牢狱之灾令几乎所有印尼华人骇惊恐惧,然而,华人对华人文化的根源却无法斩断,在没有外人的时刻,他们有自己的坚持,一有机会,照样在暗地里阅读和学习华文华语。

根据印尼几个作家如华文作家协会主席袁霓、棉兰一份报纸的编辑晓星不约而同告诉我,因为新加坡的作家寒川,他们长期都有新的书报,原来寒川的太太是印尼华人。他每年都带太太和孩子回娘家。孩子的的背包里塞满了华文书籍,由于印尼海关人员不谙中文,因此每次过海关时,他们如有追问,孩子们说是学校假期作业,回到新加坡学校后要交给学校的功课。

那些功课,就是新出版的文学杂志和书籍。

冒着被捕的危险,寒川丝毫不怕,没有犹豫。自己是个诗人的寒川,深刻了解喜欢看书的人,没有书看,是多么痛苦的事。

爱文学爱写作爱阅读的诗人寒川,表现出不怕危险的勇士精神,这份为朋友的真诚付出,让印尼的写作朋友们感动不已。

因此在文学奖颁奖典礼开始之前,在今天已经不同政治气候的印尼,印华作家特别把这件事向作家们透露,寒川这令人肃然起敬的大无畏精神,获得了全场热烈的如雷掌声。

在今天热闹的时刻,回忆起寂寞的当年,印华作家无不感叹,文学的兴盛靠的是文学人的热情,文学的衰颓同样也是文学人的责任。在印尼无法避免电脑网络盛行的科技时代,新生代埋头在看似喧嚣热闹的虚拟世界里,对阅读和文学已经失去当年的热诚,备受冷落的阅读和文学,令印华作家忧心忡忡,他们因此急起直追,不断地办活动,他们在发挥文人的创作智慧和艺术才华之际,也盼望培养年轻一代作为接班人,已经断层数十年,不能再让这种情况继续,纵然传统的文学基础深厚,并不代表文学未来是一片光明。

生活在大马的华文作家比较起来,幸运得多,但是,有多少作家真正喜欢阅读,有多少作家把学习当成一生的功课,有多少作家埋头在努力写作?

有时候,压力真的可以成为一份动力。

3 comments:

joy said...

是的,壓力本來就是動力,
所以我要去讀書了!
可是小黑兄認爲不可能哦!
嘿,我們又繼續通訊了!您支持我吧!
哈哈!

kee keat said...

我当然支持你啦,要是我再年轻几年,就跟你一起去读书了。

今年已经答应要出版三本书,工作没有做好,不可以乱动。

读书是快乐的事。

我最常说的是,世界上唯一属于自己的,是学问。

其他都如浮云。

Barry said...

Thanks for highlighting the situation in Indo. Kudos to them for perseveering in preserving this precious cultural herit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