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anuary 8, 2008

工人骂我

终于回到家。
赶快电话给家务处理,割草工人。
原来他们久没见我,听到电话一点兴奋也没有。居然还骂我:
你怎么那么久不在家?我不要做你的工了。
你的庭园都变成森林了才打电话来?

幸好,我说不在家三个星期,怎么找你们来呢?
他们的声音和语气才有一点热情的反应。还好。

记得去年的那个印尼女佣,我称她歌莉小姐。开始来还好,到最后,变得家中的一切都由得她做主。我说做这样那样,她都有很好的理由驳回我,让我听起来,她的建议才更好。
她的建议当然就是不必劳动她。

我说隔壁的白色花好香呀,我问过马来邻居,她说无限欢迎,剪枝一插就活了。
我的印尼女佣回答我,不必再种了,反正花开的时候,你这里看得到,也闻得到香味呀。
我这个主人是只说一次,你不做我不愿意勉强,她住久了完全摸透我的好性情。

还有其他,但不可再继续说,说下去会发现:

我这个主人真差劲。

最后的结果是让她回去,请一个印度籍的钟点女佣。

就是骂我为什么时常不在家的这一个。她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
莎若佳。

可惜她脾气很大,声音很大,声型也很大。
不过,我觉得一个人只要心肠好,其他都没关系啦。

2 comments:

H-Ee said...

惨情。。。

duola said...

不会呀,正好利用她来学转念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