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18, 2008

新加坡联合早报的访问文章

马国女作家朵拉:
因为有爱 文学路才能走下去

(2008-04-11)



● 张曦娜

有人说马国女作家朵拉是"一个把爱情等于生命的全部"的作者,她反问说,身为作家,或者读者,是否都应该更广义去看待"爱情
"?朵拉这次受邀来本地参加"文学四月天"活动,将在公开演讲中谈"一生的追求"。

在马来西亚女作家之中,朵拉是少见的一手写作,一手画画的双栖文化工作者,但就如她所说:文学创作始终是她的最爱。

朵拉写小说也写散文,且收获可观。她自1983年出版小说集《问情》之后,这20余年来先后出版了18本短篇小说及微型小说集,包括1990年代在台湾出版的《十九场爱情演出》《野花草坪》《桃花》,以及在上海出版的
《朵拉微型小说自选集》等。朵拉的散文著作也不少,13本散文集中,有9本在马来西亚出版,另有4本在台湾面世,包括《贝壳里有海浪的声音》《亮了一双眼》《快乐的生活方式》《把快乐留给自己》。

女权意识的醒觉

朵拉受教育部推广华文学习委员会写作推广组的邀请,来本地参加"文学四月天"活动,这星期天将与台湾诗人郑愁予一同在文学论坛上作公开演讲。

朵拉的小说大多数取材爱情与两性关系。有人因此称朵拉为"一个把爱情等于生命的全部"的女作家。

关于这一点,朵拉说:"文学是人学,人有七情六欲,文学因此也是情学。如果这个世界缺乏爱情,如果我的生命缺乏爱情,我不知道生活还有什么意义?无法想象世界变得冷漠无情,没有爱,也没有恨,多么可怕,多么恐怖。虽然有人说女人一生最黑暗和最耀眼的是爱情和婚姻,但是,'把爱情等于生命的全部',身为作家,或者读者,是否都应该更广义去看待'爱情'?"

数十年来孜孜不倦于文学创作,朵拉说:"在马来西亚,文学和名利无法画上等号。因为有爱,我的文学创作的路,才能够继续走下去。"

而朵拉的小说之所以大多以爱情作为题材,首先也来自她对女权意识的醒觉。

朵拉说:"1986年应台湾的中国妇女写作协会邀请到台北出席亚洲华文女作家交流会,开始对女权意识醒觉。在这之前,马来西亚作家基于生长的环境,对国家和种族课题特别敏感和关心,女权问题则冷淡以对。在台湾发现当地的女作家积极且强烈地提倡女权,才惊觉女人失去的太多。整个世界有一半的人口是女人,不过,这50%的人口却被歧视,忽略,没有发言权,受到压抑、欺侮和冷落。两性关系从此成为我最爱探讨的课题。既是女性作家,对于女性处在男权社会中所受到的压迫、挣扎、艰辛、努力等等,感受特别深刻。"

通过爱情探讨两性关系

对于朵拉而言,通过爱情来探讨两性关系,是一种文学创作手段。

她说:"我的文学创作,尤其是小说,其实是对男权社会和女性自甘矮化的一种安静的反抗。虽然我对她们同时也充满了怜悯。"

朵拉说:"人是孤单的,永远都是。纵然身边有许多亲人,还有爱自己和自己所爱的人,但人毕竟是孤单的。"

朵拉的小说几乎都有个残缺的结局,她说:"有爱就一定有遗憾。我并非迷恋残缺的爱,而是对爱情始终觉得有遗憾。艺术创作者终其一生,始终不停地在书写的,是心底里的追求和缺憾。书写成为一种追寻和完成的手段。面对自己的追求,作家必需具有一种不妥协的精神和灵魂。"


曾幻想当诗人

朵拉除了写短篇小说也写微型小说,近年来在微型小说上似乎更有收获,曾经以微型小说得过不少奖项。

但出乎意料之外,朵拉说:"凡文学创作都喜欢,短篇、微型、散文。事实上我更幻想当一个诗人。听过一个诗人说,诗是神的语言。我自认离神太远。一回读到余光中的《蒲公英的岁月》:'因为有诗的时代就证明至少有几个灵魂还醒在那里',写的是他对中国大陆的怀念,而他相信诗人之笔可以打倒邪恶。我有自知之明,诗人的崇高地位和神圣身份让我对诗更加退避三舍。"

在小说创作上,朵拉说:"我一直向往长篇小说的创作,但在生活里,时间总是被切断。这几年几乎是在路上过日子。我写作必须非常专心,而且不断修改,创作时候,一点声音都不可忍受。长篇对我大概亦是一条非常遥远的路。"

认真看待专栏文字

朵拉写散文,也写专栏,她引用余光中的话"散文是作家的名片"说,她个人也是从散文进入文学创作。

朵拉说:"散文讲究文字的美,更讲究思想内容。文学的技巧是有形的,气质和境界是无形的,培养气质,提升境界,在文学创作时,笔下自然而然流露。"

对于专栏,朵拉说:"散文世界无比广阔,专栏也是散文的一种。好的专栏文字,自然活泼。作家不卖力去建筑语言的墙,并提供读者生活的经验和生活的智慧。我从来不轻视专栏作家。"

也是画家的朵拉,近年来写得更多的是艺术随笔及艺术家访问。

她说:"为了拓展人性和人生知识,除了女权主义,也积极在阅读艺术文集和访问许多艺术家。"

朵拉即将于今年5月出版《心路——走近大马艺术家》(马国创价学会出版),年底马国佛光文化出版社也将出版她的另一本艺术文集。

朵拉说:"几年前看过一篇报道,韩国一个部长回答记者的访问时说,19世纪是军事征服世界,20世纪是以经济,到了21世纪,是以文化来建立新时代的时候了。马来西亚社会对文学和艺术的认识异常贫乏,我相信文学和艺术可以改变人的素质。在生活上提升文化才能够产生有文化素质的社会和人民。"

朵拉目前在马来西亚的报纸和杂志,包括《南洋商报》《小作家》《普门》《檀香电子报》,以及《慈济世界》月刊、《向艺》艺术杂志,还有台湾《人间福报》等有几个专栏。她说:"专栏文章和文学创作,在内容的要求和表现的形式上肯定不一样,但一个优秀的作家,无论是从事专栏文字或文学创作,都会认真看待。"

朵拉简介

朵拉, 原名林月丝,马来西亚知名作家、画家。她很多产,在马来西亚国内外报刊发表超过5000篇作品,出版过短篇小说集、微型小说集、散文集、随笔集、人物传记等29本集子。曾受邀为马国多家报纸杂志及纽约《世界日报》、台湾《人间福报》撰写副刊专栏,并获多项文学奖。

2 comments:

Jenny said...

朵拉女士, 你好~!! 在慈济月刊看到你的作文, 很喜欢!也很期待你的作文再出现在月刊里.哈哈~我在报纸上看到你的照片和月刊里的不同, 还怀疑两人是同一个人吗?!不过, 看到你的介绍, 就知道是同一个人.我希望你可以在你的部落格里发表你的文章...加油~!!

duola said...

谢谢。在慈济月刊写专栏,能够和慈济人结缘,是我的福报。
慈济人做了许多慈善事。钦佩你们。